[苏州往事] [姑苏原味]嘤其鸣矣,求其友声

[复制链接]

87

主题

87

帖子

534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34
发表于 2021-3-31 12:01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.1.jpg

老郑/LaoZheng
各位朋友大家好,欢迎来到3月30号的《诗话江南》《最美苏州诗》,不知不觉三月份又要过去了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我们整个三月份跟大家一起在欣赏园林。在三月份即将结束的时候,跟大家分享的是,大家并不是很了解的鹤园,清末民初苏州文脉最兴盛的一个风雅聚集地。

20.2.jpg
鹤园 (网师 摄)

老郑/LaoZheng
鹤园园林的建造,我们昨天大概讲了一点,挺有趣,经过很多的园主的手,甚至后面有传言,说这个园妨主人,妨主,有这个传言。这是迷信。
昨天我们讲到了,著名的词人,也就是《宋词三百首》的编者朱祖谋,在这园子里住了十年。

20.3.jpg
鹤园古藤 (网师 摄)

杨旭辉/YangXuHui
朱祖谋一来以后,整个鹤园周边就很热闹。我们看周边有哪些园林,可以说是蔚为壮观的。在鹤园往东南方向有过云楼和怡园。顾氏是一个苏州的旧贵族,他们书画的创作、书画的收藏和研讨成为一时的盛况。在鹤园的正南方向,有一个浙江人吴云造了一个私家园林,听枫园,他的书斋、收藏的地方叫两罍轩。吴云是一个金石大家,收藏很丰富,而且他心胸很开阔,跟一般的藏家不一样。很多藏家都是秘不示人,但他愿意把藏品和拓片给别人去欣赏、研究,所以那个时候有一个人又来了,他的浙江老乡。谁?吴昌硕。吴昌硕徜徉在听枫园和两罍轩里面观摩,奠定了吴昌硕后来书画以金石气浓郁而著称。

老郑/LaoZheng
吴云和苏州很有渊源。他考了举人之后,再往上考,考了好多年都没法考取,正好碰到了太平天国战争,他就到江北去帮办军务。他特别善于处理财政事务,非常有功,他到了苏州,做了苏州知府。到了太平天国之后,他回到了苏州,做了一个寓公,就建了这么一个听枫园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现在听枫园也不对外开放,是苏州国画院的所在地。现代的苏州的吴门画家又聚集在当年吴云的两罍轩,跟着吴昌硕的步伐继续发展我们苏州的绘画事业。

20.4.jpg
听枫园

杨旭辉/YangXuHui
因为朱孝臧来了,那就吸引了更多的文学家、诗人、词人来到苏州,跟朱孝臧进行交往。我昨天好像也讲到晚清四大词人,另外三位词人都先后来到苏州。王鹏运也来过,况周颐来过,最要命的是,他的超级粉丝郑文焯,他也来了。

20.5.png
郑文焯

郑文焯(1856-1918)
字俊臣,号小坡,又号叔问、冷红词客、大鹤山人。汉军正黄旗人,占籍奉天铁岭。光绪元年(1875)举人。授内阁中书。屡应礼部试,皆报罢。戊戌政变后,辞官寓居苏州。为江苏巡抚幕客。精金石书画,通音律,尤长于词,为"清季四家"之一。(《词学图录》)
郑大鹤是山东高密人,跟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是老乡。我们以前说莫言,以前山东高密好像不出人。其实不是,在清代的时候有一个高密诗派,李怀民;到晚清时期有郑大鹤,高密人。他从北京来的,到苏州以后,就是追随着朱孝臧的步伐来的。
刚到苏州,他也想去要寻觅住处。最早的时候住在孝义坊,就是乐桥的东南方这个位置。他觉得孝义坊离鹤园还是很远,所以后来在鹤园的东面一个地方就买了一块地,居住在那个地方。他就离朱孝臧特别近了,所以经常在鹤园里面,朱孝臧和郑文焯两个人唱和。

20.6.jpg
鹤园 白花紫藤 (网师 摄)

今天我们选了一首郑文焯的蓦山溪,是他和朱孝臧的,而且和的过程当中采用采用次韵的方式,就是韵脚的位置用同一个韵部还不算,而且韵脚的每一个词,每个字,都跟朱孝臧的原唱是完全一样的。

老郑/LaoZheng
这是长的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长调。

老郑/LaoZheng
我们读一下。
故家乔木,门巷桥通市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我们昨天讲,鹤园是宋代词人吴应之的故家,又留下了一棵古红梅树,在故家乔木的基础上来建造的鹤园。它紧邻着的是什么?护龙街,对,我们今天的人民路。

老郑/LaoZheng
门巷桥通市。那个地方现在有个马医科菜场,古代的时候可能就是比较热闹的地方,很热闹,在这个热闹的地方叫“市隐”。
市隐有林峦
有园林,有山峦。
市隐有林峦,记听秋

杨旭辉/YangXuHui
在这个里面就非常有意思了,其实他用了通感的手法。就是说在鹤园当中,在城市山林隐居的时候,在园中,他不是去用眼睛去看秋日的景色,而是耳朵去欣赏秋日的景色。

老郑/LaoZheng
边上的园子叫听枫园,都是听,都是用听觉,都是通感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红枫的色彩是用耳朵听的。前两天狮子林的张婕老师给我们分享,说狮子林还有个地方叫听香,香也是用我们的耳朵去听的。

老郑/LaoZheng
他听到的是什么?听到的是秋声、秋色、秋意,所以下一句叫
冷枫疏绮

杨旭辉/YangXuHui
所谓的冷枫就是寒霜清洗过后的,霜重色愈浓。

老郑/LaoZheng
枫树,它不是风声,冷调子的枫树。疏,疏朗的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冷霜打过的枫树,已经变得非常的绮丽、艳丽,绮是艳丽的意思。

20.7.jpg
红枫

老郑/LaoZheng
但是那个叶子是疏疏朗朗的,不是那种密叶,不是浓密的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郑老师你刚才讲的很好,他可能就受到了隔壁吴家的园子听枫园的启发,红枫的欣赏不是去用眼睛去看的,用耳朵去听红枫的萧疏的气息,但是很艳丽。

老郑/LaoZheng
而且听出了冷暖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听出了冷暖,冷暖不是用皮肤的触觉去感受的,用耳朵去听他的歌。听人情冷暖,我们也会有这样的说法。

老郑/LaoZheng
市隐有林峦,记听秋、冷枫疏绮。定巢新燕,
胥宇报先声,轻梦占,旧楼台,解道迁莺喜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定巢新燕,郑文焯在写自己,也在写朱孝臧,因为朱孝臧和郑文焯都是流寓在苏州的,寄寓在苏州的。我们只是栖居在苏州的新燕。但是,朱孝臧也好,郑文焯也好,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固定的居所,定巢新燕。最后他用了《诗经》里的喜迁莺这样的一个典故,莺迁出谷这样的一个典故。
伐木丁丁,鸟鸣嘤嘤。
出自幽谷,迁于乔木。
嘤其鸣矣,求其友声。
(《诗》《小雅·鹿鸣之什·伐木》)
我们住的地方是什么?是旧楼台。其实他在讲,迁居、寓居苏州的时候,还是有淡淡的愁苦在其中,凄凉之意在里面的,叫“胥宇报先声”。

老郑/LaoZheng
相宅、相地,听它(黄莺)的声音,可以了解这个地方的——

杨旭辉/YangXuHui
凶吉。

老郑/LaoZheng
所以叫这个,
胥宇报先声
很有趣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这里面也有一种淡淡的喜,这个相地的结果还不错。轻梦占,还有一种家国和流落的淡淡的哀愁在里面,所以这里的情感比较复杂,是多重的情感融入其中。

老郑/LaoZheng
这是上片,上片就结束了。
故家乔木,门巷桥通市。市隐有林峦,记听秋、冷枫疏绮。定巢新燕,胥宇报先声,轻梦占,旧楼台,解道迁莺喜。
这是上片,结束了,下来——
红梅一曲

杨旭辉/YangXuHui
直接点红梅的红,古红梅楼,古红梅园。

20.8.jpg
杜鹃

老郑/LaoZheng
红梅一曲,词客风流地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此地就是一个什么呢?文学的圣地。从宋代吴应之开始就在这里写词写诗,直到我们,经过几百年的岁月沧桑,我们又找到这块风雅的旧地,再来接续前面的风雅。

老郑/LaoZheng
就是把朱孝臧,朱祖谋和前代的著名的文人直接连上了,这样的赞美是很高的是吧?

杨旭辉/YangXuHui
很高的,除了朱孝臧和郑文焯之外,刚才我也讲到王鹏运和况周颐也来了,他们也都写了很多的词。

20.9.jpg

老郑/LaoZheng
我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两天我们在节目里正在赠送杨老师这本专著,叫做《苏州诗咏与吴文化》,在这个里面有杨老师研究苏州诗咏数十年的心得,有很多的宝藏,其中有一篇就是研究听枫园——《以苏州听枫园鹤园为中心的晚清词坛风会》,不是高峰的峰,而是风雨的风,风声的风,风流的风,集会的会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成为一种风雅的聚会。

老郑/LaoZheng
风雅的聚会。书里面有很多很有趣的故事,大家关注我们的节目,发评论,就可以得到这本书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我除了选了郑文焯和朱孝臧的词以外,况周颐、王鹏运的词,我都引了很多,可以来跟这里的“词客风流地”相印证,就不仅仅他们两个,还有很多其他的词人,所以这是一时的盛况。

老郑/LaoZheng
霜叶胜花妍,算吴歌、好音能继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好音能继,跟上阙的“冷枫疏绮”又呼应起来了。在词的篇章、上下阙之间,它基本上有一个大致的分工,上阙可能更多是叙事,下阙更多的来抒情。在这首词作里面,下阙的抒情当中也有叙事和写景在其中,而且上下阙之间有呼应。

20.10.jpg
红梅

老郑/LaoZheng
霜叶比鲜花更美,算吴歌、好音能继。前面昨天朱孝臧说“艳题难继”,然后郑文焯说,我不这么认为,我们可以继!

杨旭辉/YangXuHui
沈约曾经讲过,文人的集团式的创作里面会有一个暗暗的,内心的,逞巧意识或者竞技意识,你说不行,我说我觉得行,你说历史上的风雅难继、好音难继,但是我觉得算吴歌、好音能继。

老郑/LaoZheng
算吴歌
这个地方还把我们苏州的地域特点带进去了。很巧,郑文焯这首词写的真的是很巧。
渔樵争席
渔指渔夫,樵指樵夫,都是指的隐逸之士,山野之人,争,相争,席,酒席,教席、词席、坐席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还有吟席,吟唱之席。

老郑/LaoZheng
渔樵争席,输与海鸥闲
我们还没有海鸥那么——

杨旭辉/YangXuHui
悠闲。这里渔樵争席,就是郑老师刚才你讲的,我觉得郑文焯和朱孝臧在唱和的过程当中,我们互相来叫什么?较量,我们谁的词艺水平更高。为什么从渔樵来扣?因为他们都是隐逸在苏州城里的城市山林当中。黄山谷诗里面讲的,此心吾与白鸥盟,以白鸥志闲心,我们还是缺少了一点,但是,我们这种争席,我们这样的较量,我们这样的PK,是不是带有一种功利的色彩?其实不是,我们是好朋友之间的一种切磋。

20.11.jpg
鹤园 (网师 摄)   

老郑/LaoZheng
所以他后面就说
秋色里,许平分

杨旭辉/YangXuHui
我们俩平分秋色。

老郑/LaoZheng
秋色可以是双关,因为正好秋天霜叶红了,我们在这边吟诵着,然后秋叶就是秋色平分,
秋色里,许平分,早办为邻计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我早早的解决了一个问题,我把房子住到你边上来了,然后我们早早的成为比邻而居的好邻居,也是好朋友。

20.12.jpg
郑文焯

老郑/LaoZheng
郑文焯因为它是和词,贺词它要弄巧,要“算尽机关”,要动出脑筋来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有几种办法。第一个就是说你立意比它更高,从哲学层面上来说,立意比他更高一层,这是一种。最典型的就是苏东坡和章楶的《水龙吟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》,这是它立意比他更高。还有一种技巧是什么?我就翻案。你说行,我就说不行,你说不行我就说行,这是另外一种唱和的技巧。
水龙吟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
宋·苏轼
似花还似非花,也无人惜从教坠。抛家傍路,思量却是,无情有思。萦损柔肠,困酣娇眼,欲开还闭。梦随风万里,寻郎去处,又还被、莺呼起。
不恨此花飞尽,恨西园、落红难缀。晓来雨过,遗踪何在,一池萍碎。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细看来,不是杨花。点点是、离人泪。

老郑/LaoZheng
今天和昨天的两首词,咱们读了之后,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的文人交往的一种状态,他们的心态,包括他们是如何看待这种交往的态度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郑老师你讲的这个话,我忽然想到一句话,我们以前大家都很相信,曹丕说的一句话叫“文人相轻,自古已然”。这是曹丕很有名的一句话,所以我们一直在讲文人在一起,要不是你看不起我,就是我看不起你。你看郑文焯和朱孝臧在一起,在唱和的时候,我们可以斗嘴,斗得很厉害,但实际上他们的友谊是非常深的,就在唱和竞巧过程当中共同提高,而且他们友谊是越来越深。为什么一定要说文人相轻?其实我们的文化人之间可以像郑文焯和朱孝臧一样的,非常和谐的,然后进行一种切磋,然后互相提高。

老郑/LaoZheng
好的,我们今天又说了一些很有趣的话题,说了两个很有趣的人、诗词大家,感谢大家收听3月30号的《诗话江南》《最美苏州诗》节目,感谢杨老师,请大家发表评论。发表评论,获得点赞最多的,可以获得杨老师的专著《苏州诗咏与吴文化》,这本研究专著。好,咱们明天见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好,明天见。

宣传/分享:苏州论坛APP
来源/版权: 江南电子音像出版社
已获授权,未经同意不得转载,可分享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