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苏州往事] [姑苏原味]石友深盟可无恙

[复制链接]

87

主题

87

帖子

536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36
发表于 2021-4-1 10:43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2.1.png

老郑/LaoZheng
各位朋友大家好,欢迎来到3月31日的《诗话江南》《最美苏州诗》节目。时光匆匆,咱们马上要进入四月份了,感谢大家的陪伴。我们是立了一个flag的,我们要做一年,要做365天。今天我们继续请来了苏州大学文学院的博导、教授杨旭辉老师,还有我老郑,我们继续来聊苏州古典园林,聊鹤园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今天这首词的作者并不是古人,是近现代的一位文学家,也是一个著名的学者,但是他用的诗歌的样式是传统的诗词,是古体的诗词。这首词的词牌叫《洞仙歌》,也是一首长调,作者是汪东、汪旭初。他本名叫汪东宝,后来改名为汪东,字旭初。他们兄弟还有汪荣宝,汪荣宝也是一个著名的文学家,是一个在晚清到民国初年很重要的政治家,是一个革新派的代表。

老郑/LaoZheng
汪东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了民国的革命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他革命是追随过中山先生,在学术上他追随过章太炎,是章太炎一个早期的很重要的弟子,他的长处主要是在文学。

老郑/LaoZheng
他后来出任过——

杨旭辉/YangXuHui
中央大学文学院院长。

12.2.jpg
汪东

老郑/LaoZheng
这首词的词牌叫做《洞仙歌》,汪东自己是写了一个小序的:
鹤园今为文艺家集会之所,园中片石,余旧题掌云二字,旁款则主人所补也。
他是在写鹤园当中的一块立石,这块立石,他当年曾经在上面写过两个字,叫做“掌云”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这个我有照片的,因为当时在鹤园里面讲诗词、组织诗社活动的时候,留下很多照片。待会我们让小编把这个照片上传到我们的文稿当中,可能我的摄影技术不好,但是我们可以看到“掌云”两个小篆写得还是非常的秀美。

老郑/LaoZheng
掌云这两个字,手掌的掌,云彩的云。
嵯峨片石
嵯峨是形容——

杨旭辉/YangXuHui
瘦石嶙峋这种状态。

老郑/LaoZheng
嵯峨片石,是云峰仙掌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这块假山其实并不大,体量也很小,只是一块片石,大家看图片就可以看得很清楚。它的形状觉得像一个薄薄的、像一个手掌,像神仙指,手掌是云峰仙掌,而是掉落到人间的一个石掌。

老郑/LaoZheng
到人间的云峰,这两个字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,夏天的时候,你可以在天上看到那种云头,像山峰一样连绵的。我们苏州没有高山,我们就去看云峰,云峰那种形态和石头其实是相近的,叫云峰仙掌,像仙人的手掌。
天半飞来屹相向。记曾挥,醉墨剔藓留题,题未竟,酣卧池边小舫。
这完全是一个记事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他为什么喜欢这样境界?为什么会觉得这两块没有什么奇异之处的太湖石,他会觉得是天外的仙峰,仙掌来到人世之间?大概是喝了点酒,有点醉意,觉得这个石非常美。在醉意当中,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征求主人同意,他说,我就想在上面题字,这个时候:
醉墨剔藓留题
因为石头上还有薄薄的苔藓点缀在上面。要在上面写字,必须要把苔藓给铲平、铲除掉,然后留题;但是“题未竟,酣卧池边小舫”,最后酣卧在池边的船舫边上了。

12.3.jpg
园内太湖石

老郑/LaoZheng
喝多了,这块石头好,我要题两个字,然后把(苔藓)铲了就写,还没写完,人就在边上睡着了,这是一个憨态可掬,醉态可掬的状态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这是一个很有性情的学者和诗人。

老郑/LaoZheng
肯定也是有身份的,否则主人早把他赶出去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到鹤园里面去集会的,能有资格去喝酒的,肯定是“往来无白丁”,都是鸿儒了,饱学之士,或者说在文艺上有一技之长的人,才会在鹤园去雅集。
我们结合历史文献来看,汪东在题“掌云”这两个字的前后,(鹤园)主人是谁?应该是吴江的庞国钧,吴江庞氏兄弟,不是常熟庞氏兄弟。在金松岑的《鹤园记》里面是写的很清楚。鹤园记这块碑是金松岑撰文的,这块碑现在还在鹤园里,保留的非常完好。

老郑/LaoZheng
昨天杨老师在节目里说,词一般是上片会记事,下片抒情。
浮云同变幻,第宅更新,石友深盟可无恙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他就感慨了鹤园的主人啊,不断地在易主。前两天节目,郑老师讲到,洪氏到后来的庞氏,包括,我如果没有记错,还有苏纶厂的——

老郑/LaoZheng
股东之一的叶家。抗日战争期间,(鹤园)还是咱们地下工作者的交通站、联络站。

12.4.jpg
园内紫藤

杨旭辉/YangXuHui
汪东由第宅更新抒发一个感慨,他说,主人可以变,世事沧桑可以变,就像浮云变幻一样,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,说“石友深盟可无恙”。所谓的石友,就是石交之友,有金石之交的、刎颈之交的好朋友。

老郑/LaoZheng
浮云同变幻,同变幻,园中的主人在变,我身边的、我个人的经历、我的状况也在变,世界都在变,我和这块石头,这种金石之缘、翰墨之缘,我们友情变了没有?

杨旭辉/YangXuHui
文人和石头之间的石交之友,有米芾爱石这样的掌故在其中。过了若干年以后再看,“掌云”两个字还清晰可见,他不免有所感慨。如果我们再去对鹤园历史做深层追溯的话,还有很多石交之友、金石之友可以联系,比如说我们前两天讲到的郑文绰和朱孝臧之间的一种金石之交,还包括汪东同时代到鹤园交往的很多的一些友人、一些学者。

老郑/LaoZheng
花竹影兰疏,雨态烟姿,都移入,画屏风上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这里面就非常雅致了。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去讲,第一个是指园中的植物的安排和布置,有花、竹、兰,而且兰花的是布置得非常舒朗,花竹之影是映衬在疏兰当中。从苏州园林的植物的搭配上来说,它是有一种高低错落,有这种层次感。苏州园林的植物和花卉一年四季有春夏秋冬的搭配,还有晨昏的变化,这里面还有那种品种的变化,这里面花竹影兰疏—

老郑/LaoZheng
雨态烟姿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写到了烟雨当中的花,竹和兰的姿态。

老郑/LaoZheng
它那种姿态如烟似雨,如烟似雾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这是园林中的实景,那么还有一个景,是什么呢?这些花竹云影疏兰的形象,把它移到家庭的装饰当中,移到了屏风上。

老郑/LaoZheng
怅料理琴书有时来,怎忘了停骖故人门巷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因为他前面序里讲,今为文艺家集会之所,那次他喝酒的时候,这些文人雅士聚集的时候,也许现场就有人泼墨挥毫,写字作画。若干年以后再来看,画屏风上的这些形象,就是当年雅集的一个旧物的遗存,我觉得这样理解,就更有汪东对于鹤园的一种追怀。

12.5.jpg
竹影

老郑/LaoZheng
真正的私家园林,向市民开放比较早的,其实就是鹤园。在清末民初的时候,收费开放。现在它西面的那一排屋子里面,在池塘西,曾经卖过各种各样的瓜果、茶水。还会有很多的苏州城里的太太小姐们,到园子里面去看。在那段时间,苏州有两个东西,比较让人印象深刻的,一个就是遗老遗少比较多,作风风气比较保守。另外一个就是在街头有一些,流氓、无赖、阿飞一样,看见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们到鹤园来游玩,就在边上大声地骚扰、起哄,当时的报纸上面好像都有记载。
在鹤园周边,我们前两天讲了,在北面有曲园,在它的南面有听枫园,再远一点有怡园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还有一个人跟鹤园离得很近,谁呢?任道鎔,在清末民初的时候也在这里面生活过。任道鎔是宜兴人,到了苏州以后,他把爱好昆曲的一种热度发挥到了极致。任道鎔故居,今天已经非常小的一个遗址,但是昆曲的风雅在任道鎔故居里是曾经响遏云霄。
鹤园当中也是有这样的一个唱曲的传统。在汪东的词序当中就讲到文艺家聚集,不仅仅是文学家,还包括音乐家、戏剧家。据文献史料记载,吴梅曾经到这里面去筵笛唱曲,还有拙政园的主人张子东,也曾经到这里面来唱过曲,包括后来民国三十年代的时候,梅兰芳先生到苏州来的时候,也到过鹤园唱过京剧和昆曲。

老郑/LaoZheng
不知不觉地,三月份就过去了,天要渐渐地热了,各种各样的新的东西开始出现了。我们要进入到一个新的世界,我们要走出城去,去看山水风光,我们继续前行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跟着最美苏州诗,我们去游山玩水。

老郑/LaoZheng
感谢大家收听,再见。

杨旭辉/YangXuHui
再见。

宣传/分享:苏州论坛APP
来源/版权: 江南电子音像出版社
已获授权,未经同意不得转载,可分享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